欢迎访问-江苏华伦化工有限公司网站!

江苏华伦化工有限公司

华伦沿江厂区
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

百草枯,草铵膦 谁能笑傲“除草江湖”?

2015-10-16 13:18:35 江苏华伦化工有限公司 阅读

对于国内除草剂市场来说,百草枯的退市无疑是最受关注的话题之一。作为我国第二大灭生性除草剂,百草枯水剂被禁用后将腾出近4万吨的市场空白,必将引发除草剂市场大洗牌。那么灭生除草农民还可以有哪些选择?哪类除草剂可以接力百草枯担起除草重任,填补市场空白?

  百草枯

  被判剧毒退市已成定局

  据了解,百草枯自上世纪80年代进入中国市场以来,由于速效和成本低廉,广泛应用于果园、林带、非耕地、玉米、甘蔗田除草,在作物免耕播种前快速除草及生长期内行间喷雾除草有较大市场,是仅次于草甘膦的第二大除草剂品种。

  而毒性问题一直是困扰百草枯的“软肋”,也是百草枯退市的直接因素。记者在百度上搜索“百草枯”的新闻,发现仅今年以来,就有多起误服或冲动服用百草枯导致的中毒事件见诸媒体。百草枯不仅对人毒性极大,而且至今没有有效的解毒药剂,导致因投毒、误服引起的中毒死亡率达90%以上,是当前农村自杀死亡的第一杀手,引起社会广泛关注。

  也正是为此,2012年农业部、工信部、国家质检总局联合发布公告,对百草枯采取限制性管理措施,2014年7月1日起,撤销百草枯水剂登记和生产许可,停止生产。2016年7月1日,停止水剂在国内销售和使用。不仅在我国,欧盟、美国、瑞典、丹麦、韩国、斯里兰卡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也因为毒性问题,对百草枯采取了禁止或严格限制使用的管理措施。

  前不久,百草枯在第八届全国农药登记评审委员会上,再次面临生死抉择。评委会委员一致同意将百草枯毒性级别修订为剧毒,并建议不再受理、批准百草枯的登记申请,并适时撤销现有百草枯产品的农药登记。百草枯退市已成定局。

  草甘膦

  复配增效可有更大作为

  百草枯退市临近,草甘膦单剂抗性严重,谁会是理想的替代产品?这在业内也引发了一场大讨论。前不久在江西南昌召开的首届中国杂草防治高层论坛上,几位杂草防治领域的权威专家指出,草甘膦复配制剂及草铵膦有望填补百草枯退市留下的巨大市场空白。

  广西化工研究院院长孙果宋认为,百草枯退出市场符合发展要求。草甘膦虽然抗性问题突出,但由于杀草谱广、物美价廉等诸多优点,依然是用量最大的除草剂品种。可以根据不同的作物、用途及场合进行草甘膦复配来扩大杀草谱,解决抗性问题。

  “草甘膦作用机理独特、杀虫谱广、毒性低,在杂草体内易于吸收和传导,对环境生态安全,是治理一些抗药性杂草的理想药剂,防除多年生杂草的根茎,有非常强的优势。从1974年至今,草甘膦使用40多年了,可以说是使用最广泛、长盛不衰的品种,产生抗性也很正常。”浙江大学农药与环境毒理研究所朱金文博士认为,草甘膦与2,4-D丁酯、植物生长调节剂等混用的情况下,具有一定的增效作用。草甘膦混剂开发具有潜力。

  记者了解到,广西化工研究院、江西正邦、新安化工等不少企业都着力打造草甘膦复配产品。江西农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魏方林举例介绍说,正邦生化推出的滴酸·草甘膦不仅克服了草甘膦对小飞蓬等恶性杂草防治效果差的缺陷,还提升产品对莎草、阔叶杂草的防治效果。与单剂相比,除草快、润湿性好、杀草谱更广,在低温下也能表现优异。他建议,农民自己复配除草剂与草甘膦,品种、剂量、比例都不好掌握,容易达不到理想的防效。所以建议农户选用厂家已经复配好的除草剂。

  草铵膦

  降本提量有望大展拳脚

  不少业内专家认为,草铵膦是替代百草枯的强有竞争力的产品,但需解决产能局限和高成本的问题。

  “就效果而言,草铵膦是最好最接近百草枯的。”湖南省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刘都才表示,草铵膦的速效性介于百草枯和草甘膦之间,百草枯是3天,草铵膦是7天,草甘膦是10~15天,不过草铵膦生产工艺比较复杂,还需要将生产成本降下来。

  孙果宋也表示,草铵膦是一种发展的趋势,有发展前景,对一些特定的难除杂草、草甘膦又对付不了的杂草,草铵膦有自己的优势。不过它合成工艺比较长,生产厂家少,成本较高,两三年内让农民一下子接受还没那么快,需要有一个过渡的过程。

  据了解,草铵膦内吸性和触杀性都很强,对百草枯、草甘膦已产生抗性的小飞蓬、牛筋草、水花生等多种难治恶性杂草都有突出防效。草胺磷毒性比食盐还低,对环境友好。随着草铵膦逐渐成为业界关注的热点,国内草铵膦扩产热潮涌动。记者了解到,国内生产草铵膦较大的企业已有浙江永农、利尔化学、新奥股份、江苏黄马等企业,江苏辉丰、内蒙古佳瑞米、山东滨农科技等拟投入巨资扩大产能,产能不足的情况有望较快改观。显然,产能扩大后,生产就会上量,成本就会降低。据调查,草铵膦原药有望降至每吨20万元以下,甚至更低,亩应用制剂成本控制在7元,如果与其他药剂复配,成本更低,市场就会迅速扩大,形成一个良性循环,企业利润仍会可观,农民也会受益。

  业内专家指出,草铵膦不会重蹈草甘膦盲目扩建造成的不良后果,因为草铵膦的原药生产技术复杂,安全环保门槛都较高,投资也大,设置了进入壁垒和屏障,一般企业只能望洋兴叹,这对于控制国内农药生产过剩,盲目投产,同行无序恶性竞争是难得的有利因素。